• 潍实原创文章分享——守土有责的六爷爷
  • 发布人: 发布日期:2020-05-10

必威官网下载_【西汉姆联官方合作伙伴】初二4班郭梦瑶

  宽阔的马路旁,花木扶疏,掩映着红瓦白墙的村庄,穿过路口就是我的老家。我从小在村里长大,小学时才到镇上上学,每到寒假,我都盼望着回老家过年,和小伙伴们尽情的玩耍。去给长辈们拜年,还可以得到大红包。我有六个爷爷。每年压岁钱给红包最多的就数我六爷爷。六爷爷是村里的书记,比爸爸大不了几岁,我奶奶说这叫“老侄少叔”。奶奶说六爷爷很有威信,村里人都很敬重他。我每次去他家找小姑玩,六爷爷总是和颜悦色的,还会给我们准备好吃的。  

  腊月三十,我们赶回老家过年。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的关系,街道上冷冷清清的。中午贴完对联,我要去找小姑玩,奶奶说:“甭去了,你小姑在家里‘隔离’呢。你六爷爷不准她出来。”原来小姑前几天去了趟青岛,那时候疫情发展还没有这么快,人们还不以为意。但是六爷爷觉得问题严重,说青岛地区出现了病例,小姑必须戴上口罩,在家隔离14天。小姑很委屈,六奶奶也很生气,说六爷爷“多管闲事”“拿着鸡毛当令箭”,但六爷爷这次很倔,小姑也不敢违抗。晚上,看到中央台春晚节目,我们才意识到武汉疫情已经非常严峻。奶奶在烧香烧纸的时候,还特意祈祷,老天爷保佑全家健康,保佑全国人民平安。爷爷和爸爸照例要去家族聚餐,喝得醉醺醺的回来,放鞭炮,迎新年。可是今年,他们出去一会就回来了。爷爷说:“老六在咱庄的微信群里说了,今年这个肺炎形势严峻,各家各户不准聚餐喝酒。他在群里给老少爷们拜年了。涵涵,你六爷爷发红包了,快抢吧。”

  大年初一,整个村子静悄悄的,只落下一地红色的鞭炮纸屑。爸爸上班,我们一家要返回小区。来到村口,哇,一晚上时间,宽敞的路口堵上了高高的土堆,木牌上用红纸写着“防控疫情,此路不通”。再拐到东边,铲车正在忙碌,一群人在设置路障。爸爸开车正要通过时,一只手忽然拦住了我们的车,下来一看,原来是我六爷爷。六爷爷戴着口罩,昂首挺胸,眼睛中透出一丝严厉的色彩,令人感到十分恐惧。六爷爷严肃地说,从今天开始,村里就要封路了,只留一个路口,村民一律不能出村,外人更不能进村。涵涵,你们一家这些天也不能回来了。真想不到六爷爷这么不讲情面。

  接下来几天,村里防控非常严格。爸爸说,六爷爷天天在大喇叭里广播,“现在,要把消毒液发到每一个家庭中,每家两瓶,天天消毒,不要外出聚会,戴口罩,勤洗手,不聚会。”“一人感染,全村遭殃。不聚会,不聚餐,咱不能给家里亲人,老少爷们惹麻烦。”六爷爷还亲自穿着防护服,背着喷雾器在村里打药消毒呢。村里人也非常配合。六爷爷还联系了种菜户,在微信群里接龙买菜,人们戴着口罩,单独到村口取菜,生活也挺方便。

  过了正月二十,渐渐的时间越来越长,有许多人都按捺不住了,我奶奶也是这样。在家里十分无聊,于是就约了邻居的老人在那里打牌。不幸的是打牌的第二天,就被举报了。六爷爷很生气,教育我奶奶:“嫂子,你们是有抗体,还是有特效药?咱国家现在都没有特效药。你看看新闻,六七万人感染。咱国家为了控制疫情,花了多少钱?咱安稳的在家里待着,不给医生添麻烦,就是为国家做贡献。”由于村委的严格措施,村里人除了复工的,都安心的在家里等待疫情结束。六爷爷还在微信群里,告诉我小叔,家里养的“细狗”也得处理掉,以后不能领着“细狗”去田野里抓野兔了,国家有规定,坚决不能吃野味。

  当妈妈想介绍一下六爷爷防控疫情的事迹时,六爷爷回复说:可别,只提村,不提个人。翻开手机,六爷爷刚刚发来了一条微信:疫情尚未结束,村里虽然通路,但我们仍然要自己做好防护,出门戴口罩 勤洗手,不扎堆!保护好自己、家人!


,